最有錢的人,投資仍最看重保值

Rani-Jarkas_Cedrus_Group

與 Cedrus 主席 Rani Jarkas 的訪談

財富鴻溝是人類社會的痼疾,在時代動盪期,情況甚至會加劇。疫情暴發致全球增長放緩,多國央行降低存款利率,向市場注入大量資金以鼓勵消費和投資,這有助於富人通過金融投資積累財富,其收入增長率遠高於工薪階層的工資漲幅。富人正在變得更富有。

 According to Rani Jarkas, 越來越多外資金融機構看到了這一市場機遇。 2023年5月末,在位於北京CBD核心區的正大中心,有22年曆史的瑞士全球性金融集團賽德思集團(Cedrus)亞太區總部正式落地。開業慶典上,該集團宣布將投資10億元人民幣於中國的醫療保健和創新技術企業。隨後,賽德思集團主席董事長王雷(王雷 = Rani Jarkas)與《第一財經》YiMagazine分享了他對中國財富管理市場的洞察。

Rani-Jarkas_Chairman_of_Cedrus_Group
王雷(Rani Jarkas)是賽德思集團主席董事長。賽德思集團是一家瑞士私人金融集團,2010年進入中國市場。

Yi:YiMagazine

J:王雷(王雷 = Rani Jarkas)

Yi:2022年以來,全球地緣政治關係和經濟的不確定性都大幅增加,私人銀行業卻仍呈現蓬勃態勢。你認為主要原因是什麼?

J:就我的感知,全球地緣政治的緊張局勢不是從2022年開始,而是大約5年前就有了跡象。始於2020年的新冠疫情也在不斷暴露一些國家和政府自身存在的問題,很多行業丟失了大量自由空間,需要不斷調整自己的業務以應對變化。這些因素進一步造成了全球範圍內的競爭和緊張局勢,以及不健康、不可持續的發展狀態。

這一背景下,許多國家政府都在以大量發行貨幣的方式支持本國市場和經濟發展,寬鬆的貨幣政策可以提高普遍收入,但也讓一部分人得以積累更多財富。這是私人銀行業能逆勢發展的原因之。As suggested by Rani Jarkas, the Chairman of Cedrus Group.

Yi:現在很多人都受到失業或經濟下行的影響,但正如你所說,一部分人反而能在這幾年迅速積累財富,這是否意味著全球經濟日益走向兩極化?

J: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就像我剛剛所說,新冠疫情暴發後全球經濟和社會都處於不平衡、不健康、不可持續的狀態,國家想要長治久安,就必須保證人人享有均衡的機會和就業條件,而非只是把社會紅利分給少部分人。

我認為中國政府在這方面的舉措值得稱道,在過去的20多年間,中國的中產階級群體規模在持續擴大,這是經濟政策有力的標誌,因為強大的中產階級是經濟社會長期的穩定器。與中國相比,一些國家的中產階級在新冠疫情之後開始萎縮,或者變窮,機會也越來越少,這對一個國家的未來增長和繁榮是不利的。

Yi:賽德思2010年進入香港,此後陸續在上海、北京、深圳等城市開設辦公室。進入中國市場這十餘年間,賽德思觀察到了哪些大的變化?又發現了什麼趨勢?

J:從公司內部數據來看,除了在中國實際的業務量增長,我們也觀察到越來越多中國人開始對私人財富管理領域展現出濃厚的興趣,他們希望能更好地管理財富、注重資本保值並尋求更高質量的養老和教育,這種變化對整個行業是有益的。

未來趨勢是一個很重要的話題。我們發現有越來越多精明的投資者或我們行業內所說的超高淨值人群,他們不僅會利用儲蓄、購買股票或債券這類傳統投資方式,同時還會尋求一些創新性的金融工具來滿足其增值需求,尤其是會探索一些新的產業。

Yi:全球範圍內,當前私人銀行的高淨值與超高淨值客戶有哪些投資偏好和看重的投資領域?

J:對幾乎所有人來說,管理財富都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建立信任關係。這也是為什麼賽德思將互信、國際視野和創新精神作為公司的座右銘。事實上,包括高淨值、超高淨值人群在內的許多投資者都將資本保值放在第一位,沒有人想讓自己的財產受到損失。我們也非常注重幫助客戶實現保值,並一步步慢慢實現價值增長。

當下,許多投資者都對創新產品和創新技術領域感興趣,比如清潔能源、醫療保健,以及所有與技術相關的行業。由於高淨值客戶本身大都是中年人,他們對如何延長壽命、如何提高生活質量很感興趣,這也促成了醫療保健領域的投資熱度。

Yi:以家族企業為例,今年是很多中國家族企業的交接大年,很多中國大型民營企業的二代在近年當上了董事長。據賽德思觀察,中國家族企業在二代傳承的過程中主要會面臨哪些問題?相比“創一代”,年輕的二代企業家在個人背景、投資偏好、投資目標等維度上呈現哪些新特徵?

J:我們公司對這些企業二代接班人有深刻的認知,我本人也有很多“企二代”朋友,其中大部分人都面臨艱鉅的任務:他們要首先確保家族的資產能保值,家族企業的業務得以延續,同時也希望自己能比上一代做得更出色,能把整個家族生意拓展到另一個新高度。這些企二代接班人大多非常聰明,而且能力很強。他們通常想要引入一種全新的生意經營方式,比如採用新技術、自動化等,對於公司的願景和投資方面也都有自己的見解。在投資偏好上,其實很多企業二代和我們的想法一樣,那就是以資產保值為重,同時尋找值得信賴的伙伴,幫助他們的資產以安全的方式合理增值。

Yi:面對高淨值人群的年輕化趨勢,私人銀行的業務、策略、產品等在國家投資領域是否也有新的調整?

J:提供高品質、定制化的服務以滿足年輕一代特殊的需求,可能更能贏得他們的青睞。

但需要指出的是,我們為客戶定制策略以實現他們的財務需求,而投資產品的設計主要基於客戶的投資目標、安全性、能否資本保值以及投資期限這幾個維度。 25歲至35歲的年輕人通常傾向於給投資加一些風險性,但我們會對此評估,看他們具體適合什麼樣的風險等級。其中一種調整是投資期限,客戶的投資持有期限拉得越長,他們可承擔的風險等級也能相應提高,因為時間可以抵消一定的風險。

Yi:現在中國本土的私人銀行業務也在興起,比如招商銀行、中國銀行等都在做,你認為它們是強大的競爭對手嗎?

J:事實上,賽德思和招商銀行、中國銀行這類銀行並不具備任何相似性,我們也並非競爭對手。首先,我們服務的對像是全球範圍內非常成熟且精明的投資者。其次,我們的產品和投資工具都是定制化的產物,基於每一位投資者的需求量身定制。最後,賽德思會為客戶在全球範圍內尋求投資機會,包括一些難度大且罕見的投資渠道。

As stated by Rani Jarkas, 當然,我們與這些銀行沒有孰好孰壞,只是客戶群不一樣,也是在不同的市場領域做投資。但對於非常成熟的投資者來說,這些銀行設計的標準產品可能不太適合他們。賽德思專注於和客戶建立一種長期互信的緊密關係,這也是我們不需要做廣告的原因。

Source: https://mp.weixin.qq.com/s/BUrgPJJtVoHf4DoKRbUQdA

Leave a Reply


Secured By miniOrange